当前位置:起名网首页 > 启迪故事 >

看不见的含量

投稿:广州有缘 来源:未知 2010-08-17 18:07

导语埃及有一种草编画,是把宽草叶子裁薄,编成画布,然后在上面画上图案。不少外国的艺术家都去学习过。然而无论如何也无法达到那个标准,大家都不知道是差在哪里,最后只好放弃。草编画至今还是只属于埃及。 中国的京剧,外国人来学习的不少,三年五载,学得认

    埃及有一种草编画,是把宽草叶子裁薄,编成画布,然后在上面画上图案。不少外国的艺术家都去学习过。然而无论如何也无法达到那个标准,大家都不知道是差在哪里,最后只好放弃。草编画至今还是只属于埃及。 
  中国的京剧,外国人来学习的不少,三年五载,学得认认真真,能把老师累死,可顶多也就学个半瓶子醋,上台迈脚,总也不对路数,真是天下一大无奈。 
  日本人生产的汽车,程序上与各国的程序没有任何不同,也是先出散件,然后再组装。各国为了省钱,向日本人提出自己组装。可由各国组装的日本车,却怎么也比不上日本人自己组装得精良。 
  各国就去日本学习组装技术,却看不出有什么可学的名堂。组装机是一样的,都是日本产的。程序也是一样的,就连日本工人的动作也与各国工人的动作没有什么不同。然而大家回国后,组装的汽车还是不如日本人。上世纪70年代,大家都说日本人滑头,藏着技术不露。日本人听了喊冤,甚至发表声明,告知天下:日本人什么都教了,绝无一点隐藏。 
  很多年过去,英国科学家提出了一项见解,那就是看不见的“含量”。看不见的含量,影响着同一事物的不同结果。比如,无论是草编画,还是组装汽车,甚至包括外国人学习中国的京剧,是不同的文化背景、人文素质甚至世界观与潜意识起着决定作用。而在事物的表层,这些因素却是无法洞见的。同样的表象,内含却有着天壤之别,其中的差距甚至是致命的。 
  在草编画的制作中,埃及人的大脑里,始终装满了古埃及的文化与传统艺术,血液里流淌着尼罗河两岸的原始风情与古寺院的神雕巨石,指挥他们双手的,是一种博大多姿的民族风韵,而没有这种根基的另一双手,模仿得再像,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。 
  日本人造汽车,同样只有日本人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有人说,日本人的机器,外国人过手就完。这话虽有点夸大,但看似只是换了一下手,内含确实就被换了。 
  一个雕刻艺人,带着两个徒弟。教的刀法都是一样的,两个徒弟所做的木雕,大小、方正、外观的尺寸与花纹分毫都不差。但两件作品被摆在那里时,许多人还是一眼看出不一样来,一个笨劣,一个清秀;一个活脱,一个呆板。差别到底在哪里,同样是在于看不见的含量在起作用。是内心的诸多尺寸把两件作品分开了,使它们在同样的尺寸上有了远近高低,有了值钱与不值钱,从而又派生出艺术家和一般工匠的区别。一个被举为大师,一个可能连饭都吃不上。 
  美国人为此做过一项实验,集中20位不同国家的工人,发给同样的模具,打造同样尺寸的铜砖,这项工作不需要任何技术。然而20个人打造出来的结果,还是不一样,还是有高低之分,还是有不同的审美趋向。 
  科学发展到今天,世上许多领域都已经无保密可言。然而同样的产品,同样的技术,仍然存在着很大的差别。正像有人提出:东和西,到底有多远一样,其实这是一个心智的问题。心智差多远,东和西就差了多远。
 
    日常生活中,我们能看见的因素永远是有限的。众多看不见的含量,才是决定某类事物或某项艺术的最终因素。
 


(责任编辑:广州有缘)
上一篇:学会认错待何时     下一篇:柔和的力量
本文标题:看不见的含量